第1681章:安稳

作者:做梦无罪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全知全能者重生之御医都市剑说重生似水青春造车随身牧场重生家中宝神级紫荆花牧场

都市小说网 www.dsxsw.net ,最快更新我的传奇岁月最新章节!

    李寒松的话虽然很直接,但是却很有道理,我现在的状况连自己都保证不了,又何谈给苏稣一份幸福稳定的生活?

    有的时候,如果你自己不够强大,再喜欢的东西放在你面前也无能为力,你也只能这样乖乖的看着。

    这就叫:心有余,而力不足!

    话题虽然沉重,但是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直白,这样的简单,有些时候你真的会觉得自己很无能无力!

    我把手插进裤兜,死死的攥着兜里的钻戒,这一刻我动摇了,我有点想放弃跟苏稣表白的想法了!

    “如果你不想看见我妹妹被别人搂在怀里,那就努力让自己强大起来,我不喜欢懦夫,还是那句话我挺喜欢你这个人的,别让我失望!”李寒松看见我不说话又接着说到。

    “呵呵,你这就是打个巴掌给个甜枣!”我抬起头笑了笑。

    “别管我咋地,我就是想让你明白,你跟苏稣之间的差距!”

    “我会努力的!”我坚定的回答道。

    “行啦,回去吧,要不我媳妇又得急眼了……”李寒松把剩下的半盒烟扔回了我手里。

    “你拿着吧,看你这挺紧吧的……”我看了看手中的烟盒笑着说到。

    “你可拉倒吧,要是让我家那个母老虎看见,还不得吃了我啊……”李寒松双手枕在脑后,潇洒的往包间走去。

    看着李寒松的背影,我心里挺羡慕他的,一出生就能够有衣食不愁的生活,而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却只能天天喊着:万般努力,只为出人头地的口号,靠着自己的双手一步步去打拼,而且可能打拼到最后也走不到那个所谓的上层社会,李寒松额话更加坚定了我的决心,我心中暗暗发誓早晚有一天我会站在所有人的面前抱着苏稣告诉他们:“这就是我媳妇!”

    现在的我可能很羡慕李寒松的生活,但多少年以后,我才明白他活的其实并没有我想象中那般精彩,那般自在!

    我们俩个刚进包间,就听见苗苗姐嗷的一声喊道:“李寒松,你是不是又偷摸抽烟去了!”

    “没有没有……”李寒松连忙解释道。

    “过来!”苗苗姐妩媚的冲李寒松勾了勾手指。

    “干啥啊媳妇?这么多人呢……”李寒松笑着走回了座位。

    “啊啊!”

    一声惨叫响彻包间,苗苗姐右手放在李寒松的腰间,磨着银牙喊道:“这么大烟味,还说没抽烟!”

    “真没抽……”李寒松呲牙咧嘴的说到。

    “啊!”

    又一声惨叫。

    “哈哈,松哥你这也不行啊,你不说你没事就打媳妇吗?现在怎么让人欺负成这样了……”林瑶捂着小嘴笑道。

    “对啊,松哥你每天那个能耐哪去了?”张珂也跟着起哄道。

    “他啊,也就吹吹牛厉害……”苏稣看了一眼李寒松鄙视的说到。

    现在我才明白原来李寒松不仅跟我一个吹牛逼,合着林瑶张珂也听过李寒松打媳妇的故事……

    “作为男同胞,我提醒你一下,你媳妇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家庭暴力,你可以选择报警!我认识几个律师,用不用我把电话号告诉你?”杨松眨巴眨巴眼睛冲着李寒松说到。

    “吃饭吃饭……”李寒松低头尴尬的夹着桌子上的菜。

    “女人这玩意,就不能惯着,像我媳妇,我说一她就不敢说二,我让他趴着她都不敢撅着……”刘瑞从来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装B的机会,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磨磨唧唧的讲着他是如何虐待武媚。

    “你拉倒,武媚一个眼神屎都能给你吓出来……”孟亮一点情面不给刘瑞留。

    “对啊,那天我半夜起来上厕所,还看你跪在门口敲门求武媚让你进去……”元元憨憨的跟着说到。

    “松哥,你还有尿吗?要不咱俩再去趟厕所……”

    “我正有这个想法……”

    “哈哈哈!”

    我们一桌人大笑了起来,气氛很融洽。

    ……

    另一头,后宫休息室内。

    “辉哥,我大姨妈来了……”一个长相风臊的娘们,摆弄着奶罩子,对着段辉说道。

    “不给假!”段辉想都不想就拒绝道。

    “给我买一个包卫生巾,要七度空间滴,一定要加长加厚的,夜用的!”

    “你不会自己买去啊!”段辉捂着即将淌血的鼻子,恶狠狠的说道。

    “楼下客人选台呢,人家不是走不开吗!要不你替我选台去呗!!”

    “拿块卫生纸堵上得了……”段辉伸手还真给小姐递过去一块卫生纸。

    “辉哥,堵不住……”小姐看着段辉媚笑道。

    “手巾……”段辉现在都不敢看这个小姐,因为小姐已经把上衣脱下来了,段辉真怕自己把持不住。

    “你吗来事了,都拿这玩意堵啊!”小姐用她那胸前的波涛汹涌顶了顶段辉喊道。

    “艹,这一天天我还成你保姆了!”段辉咒骂了一句,随后转身下楼

    由于今天我们几个不在,所以段辉老车两个人累的跟个狼狗似的,呼哧带喘的跑到楼下,不一会又得呼哧呼哧的跑到楼上。

    段辉下楼后没看见老车,就掏出对讲机喊了起来:“车儿子……车儿子,收到请回答!”

    段辉自从拿到对讲机以后,就开始不好好说话了,天天弄的跟特种部队似的。

    “有屁就放!”

    “你在哪呢啊!”

    “我在厕所呢!干啥啊?”

    “这块有点情况,你过来一趟呗……”

    不一会老车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跑了过来,喘着粗气的问道:“啥事啊?”

    “你陪我出去一趟呗……”

    “出去干啥?”

    “买卫生巾……”

    “你来事了啊?”老车无语的骂道。

    “你才来事了呢!这不是那个小姐来事了吗,让我跑个腿……”

    “滚犊子,这叶子他们不在,我这都忙活不过来,你还有心情买卫生巾……”老车听完段辉的话一下子就来气了。

    “那也不能让小姐一边出血一边接客啊!”段辉吐了口唾沫说到。

    “艹,那你自己去吧……”老车无语,转身就要往楼梯上走。

    “我一个大老爷们买卫生巾多尴尬啊……”段辉拽住老车喊道。

    “那俩老爷们买卫生巾就不尴尬啦!”

    “走吧,走吧……”说着段辉就拽着老车往外面走。

    老车被段辉拽到了门外,俩人一边说话一边往不远处的超市走去……

    “这店里那么多活呢,你非得拽我我出来干啥……”老车点了根烟,磨磨唧唧的说到。

    “带你出来散散心……”段辉抢过老车手里的烟,叼在了嘴上。

    “也是,叶子他们啥时候回来啊,都该累死我了……”老车嘟囔道。

    不一会俩人走到了超市,买了包卫生巾,转身就准备往回走。

    就在这个时候,段辉一抬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草拟吗,你还敢回来!”

    段辉看见这个身影后,扔下手中的卫生巾,腾的一下就窜了出去,据目击证人老车估计,段辉当时的速度百米绝对可以进11秒!

    “咋地啦?”老车也跟着段辉跑了过去。

    那个人看见段辉跟老车奔着他跑了过来,非常聪明的往居民楼里面跑去。

    但是奈何段辉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无论他怎么甩都甩不掉段辉,段辉就跟疯了一样,红着眼睛在后面死死的跟着,一边追还一边骂着:“草拟吗,等我追上你,我弄死你!”

    “到底咋回事啊!”老车跟着段辉后面大声喊着,因为他根本没看清段辉到底追的是谁,他也想不明白段跟谁这么大仇,不要命的追。

    不一会那个人身影跑到了一个一面两米高的墙前,而段辉也跟着跑了过来。

    “操的!”身影看着眼前的墙,往手上吐了口吐沫,一个冲刺三步两步就准备往上冲。

    段辉眼疾手快一把拽住身影的裤子,直接给拽了下来。

    “嘭!”

    段辉直接将那个身影狠狠的摔在地上,而身影反应也很快,从怀中掏出甩刀,直接奔着段辉的肚子扎去!

    “草拟吗的!”老车这个时候也追了上来。

    老车猛拽了一下段辉,噗嗤一声,刀尖直接扎在了段辉的肚子上,段辉还沒反应过來,洁白的衬衫上泛起了鲜红的梅花点!

    “蓬!”

    就在青年起身刚准备跑的时候,老车举起身边的砖头直接拍了上去,青年晃晃悠悠的躺在了地上,呲牙咧嘴的又准备站起来。

    “蓬!”

    老车举着砖头,重复了一下刚才的动作,再一次精准的拍在了青年的头上。

    青年这次根本没有力气再站起来,直接爬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段辉上去反手一把掐住那个青年的脖子,伸手解下腰带。

    段辉掐着手里的腰带,露出金属卡子,对着青年的脸,猛然挥动手臂!

    “啪……啪……啪!”

    连续猛抽了六七下,青年脸已经血肉模糊,满脸全是皮带抽出的痕迹。

    老车跟段辉就像打了兴奋剂似的,把青年按在地上足足打了得有十七八多分钟,而青年最后被打的连**的力气都没有了,就知道身体蜷缩的抱着脑袋。

    “行了!”老车拽了一下已经近乎疯狂的段辉,示意不要再打下去了。

    段辉坐在青年的身边,掐着青年的脖子,咬牙问道:“草拟吗,知道为啥打你不?”

    青年虚弱的点点头,段辉剩下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在面馆卖给段辉***的小丁!

    老车为什么没有阻止段辉,也是因为这个小丁实在是太恨人了,当初如果不是他坑了段辉,老车那几天也不用愁的整晚整晚睡不着,也不用把车子房子都卖了,而我们也不用经历后面那么多事了。

    虽然从另一个角度上讲,我们因祸得福误打误撞的拿到了刘永的酒吧,但是其中我们多遭多少罪谁知道?

    孟亮手指上的伤口到现在还没完全长好,而杨松那几天也是天天在噩梦中惊醒,这些东西谁能体会!

    固阳县那几天我们几乎天天提心吊胆,无时无刻都跟着冰冷的打交道,稍不留声可能连命都没了,而罪魁祸首就是眼前的这个青年,小丁!

    “草拟吗,为啥害我?”段辉舔了舔嘴上的血迹问道。

    “我……我没想害你……”小丁身体颤抖的看着段辉那狰狞的脸颊。

    “草拟吗,还撒谎!”说着段辉举起手中的皮带又要抽了下去。

    “别别……别打了!我说还不行吗!”小丁连忙喊道。

    “草拟吗!快点说!”段辉不耐烦的骂道。

    “是张帅给了我五千块钱,让我卖你们点***,然后顺便把百乐门***价格高的信递给你们……他知道你们原来干过这事……这一切都是他想整你们,真的不怪我!”小丁语无伦次的说到。

    “草拟吗,他让你卖你就卖啊!”段辉有点不太相信小丁的话。

    “***在咱们市本来就不好卖,大部分场子都不让卖,所以这批货我就一直没法出手,正好张帅找到了我,我一听既能把货甩出去,又能挣钱就答应了……”

    段辉听完小丁的话沉默了,他知道小丁应该不是撒谎,但是他没想到偏偏这么巧,又是张帅这两个人!

    “辉哥,你放过我吧,我当时真就是鬼迷心窍了,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坑你啊……”小丁抱着段辉的大腿哭着喊着说到。

    “那张帅跟你说没说过为什么整我们?”老车沉默了一会问道。

    “他说你俩把他打了……”小丁回忆了一下说到。

    “呵呵,辉子走吧……”老车无奈的笑了笑,随后跟着段辉往胡同外面走去。

    “车哥辉哥,你俩千万别告诉张帅是我说……”

    “嘭!”

    小丁话还没说完,老车捡起地上的砖头直接狠狠的扔在了小丁的脸上,傻逼呵呵的小丁再次晕倒带地上。

    “用不用带你去医院看看?”老车瞥了一眼段辉肚子上的伤口问道。

    “小伤没事……”段辉语气沉重的说到。

    “这事还是别告诉叶子他们了,我怕他们冲动……”老车想了想看着段辉嘱咐道。

    “明白……”

    段辉无奈的点了点头,随后两个人走回了后宫。

    另一头,华府饭店内。

    这顿饭我们差不多吃了两个多小时,桌子上的菜都吃的差不多了。

    “嗝!”

    “吃饱了……”

    杨松划拉完盘子上的最后一口菜,打了个饱嗝舒舒服服的靠在椅子上说到。

    杨松跟刘瑞两个的吃相那就绝对给在场的几位女生留下了深刻印象,就这么说吧就没有这俩人不吃的玩意,吃鱼都不带吐刺的!半斤的多的鲤鱼,杨松整条往嘴里塞,你们可以想象一下那是什么样的画面。

    “苏稣,吃完饭了,咱们还去哪吗?”张珂眨巴眨巴眼睛问道。

    “我不知道啊……”苏稣傻乎乎的回道。

    “你这主人翁当得不称职啊……”张珂笑了笑说到。

    “要不咱们一会去我们的酒吧唱会歌吧……”这个时候刘瑞按照我们事先定好的剧本说到。

    “我看行!”孟亮在一旁非常假的应和道。

    而我笑了笑,没说话,一切都在哥的掌握之中,H市算不上什么大城市,年轻人的娱乐项目也不是很多,除了吃饭唱歌看电影之外,就没什么了,而且到这个时间段了,电影也没什么好看的,所以苏稣肯定会同意去唱歌的。

    “免费不?”苏稣看着我开玩笑道。

    “得收费……”我假装想了想说到。

    “抠样……那不去了!”苏稣撇了撇嘴,扭头说道。

    “哈哈,其他人都免费,就你一个人收费!有没有走的!”我一点不惯着站起来喊道。

    “我看谁敢去!”

    “有有!”苏稣的话刚说完,张珂跟林瑶俩人就忙着答应道。

    “你们俩还是不是朋友啦!”苏稣鼓着嘴生气的喊道。

    “走喽,唱歌去喽!”张珂跟林瑶根本不顾苏稣的呼喊,欢天喜地的走出了包间。

    不一会,包房里面的所有人都跟着出来了,而李寒松也生拉硬拽的把苏稣拽了出来,出门后我跟孟亮刘瑞元元坐上了从老车手里借来的现代,而苏稣他们则上了李寒松的路虎揽胜。

    “看看人家的车,再看看咱们的……”杨松看见李寒松的路虎后唏嘘到。

    “人家开路虎,咱们开个现代,还是借的,不是叶子你下次能不能借个好一点车……这破现代都拉低了我的身份!”刘瑞也磨磨唧唧的说到。

    “等有钱了,咱们几个也得弄辆车……”李寒松这个路虎给我的刺激也是挺大的,我咬咬牙下定决心。

    “可不咋地,咱们几个现在也算是大老板了……必须得整辆车!”刘瑞一看我要买车,立马开始幻想起了他跟武媚车震的场景。

    二十分钟后,我们回到了后宫酒吧。

    “你这酒吧不错啊!”李寒松站在后宫正门前笑着对我说道。

    “凑合吧!”我低调的点了点头,我可不想在他面前吹牛逼,因为我觉得像李寒松这种人应该什么样的酒吧就见过。

    “我们叶总可是很有钱滴……”张珂大大咧咧的搂着我的肩膀笑道。

    “低调低调!”

    说着我带着几个人走进了后宫里面。

    “欢迎光临!”

    服务员看见我们几个进去后直接来了一个标准的九十度日式鞠躬,非常给我长脸。

    “还有空的包房吗?”我看着服务员问道。

    “啊,叶总,不好意思刚才没看出来是您,楼上还有包房……”服务员也不知道是老车安排的还是真的没认出是我,给我整的还有点诧异。

    “这孩子咋还虎了吧唧的,连老板都不认识了……”

    说完我拎着几个人直接往二楼走去,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大屏幕的事,于是我扭头对着孟亮小声说道:“你带着他们几个到卡间坐一下……”

    孟亮跟我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领着苏稣他们坐在了一个空闲的卡间里。

    我飞快的跑向了dj台,然后跟着我们家帅气的dj说了几句话,然后指了指苏稣他们的方向。

    不一会dj点了点头,拿起麦克,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今天是我们酒吧老板叶寒一位朋友的生日,过生日的是位美丽的女士,他的名字就做苏稣!舞池的朋友,你们的尖叫声在哪里!来灯光师给我们美丽的天使一个聚焦!”

    dj显然没少干这事,低沉的声音,配合着喧嚣的重金属音乐,将台下的气氛调节到一个高曹,闪亮的聚光灯,扫到苏稣的座位,明亮至极,吸引所有人的目光,虽然很多人都不认识苏稣,但也都纷纷发出尖叫声。

    “苏稣!”

    “苏稣!”

    “......”

    刘瑞扭着大屁股站在舞池中央,尽情的呼喊着。

    “来,大屏幕,给我拉条横幅,祝苏稣小姐,生日快乐!”dj的低沉声音再次响起,伸出手指着足有一面墙大小的屏幕,缓缓说道。

    大屏幕爆发出璀璨的光亮,上面写道:“祝苏稣小姐生日快乐,永远开心!”

    “music响起,一首周杰伦的《蒲公英的预定》祝叶寒先生和苏稣小姐,幸福快乐,舞池的朋友嗨起来!”dj继续调节气氛,现场异常火爆。

    燃烧的青春,异常躁动的年轻人,此时已经完全放开自己,拼命的扭动身体,发出刺耳的尖叫,男男女女聚成一团,不断做着暧昧的动作。

    “太浪漫了!”

    “谁要是能对我这样,我就嫁给他!”

    张珂跟林瑶完全架不住这样的场景,花痴一样说到。

    而苏稣看见这一幕的时候,直接处于震惊状态,我猜测她可能想不到,我还有这一手。

    “呵呵,这小子,挺会整景……”李寒松看见这一幕的时候,咧嘴笑了笑。

    “你看看人家,这才叫烂漫!”苗苗姐白了李寒松一眼说道。

    “媳妇,你要是喜欢下次我也给你整一个……”

    “没诚意!”苗苗姐还是很不耐烦。

    这个时候我也跑到苏稣的身边,笑嘻嘻冲苏稣问道:“咋样,感动不?你要是想哭,哥这个肩膀可以借你……”

    “切,你自己家的玩意,显摆什么?”苏稣从震惊状态中恢复了过来,装作满脸不在意的说到。

    “自己家的也要钱的好不好!”

    “活该,弄个破灯晃得我眼睛直花……”

    “不懂浪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