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风起于青萍之末

作者:孑与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国航空小阁老明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司礼监至尊特工无敌妖孽兵王

都市小说网 www.dsxsw.net ,最快更新明天下最新章节!

    第七十二章风起于青萍之末

    从云昭墙上的那张天下供应图就能看到,所有的线头都在江南,而所有丝线的目的地全部在江北……

    现在,江北就多了一个线头,是从蓝田县出发的。

    以前的时候云昭总是认为天下大事都是谨慎,谨慎再谨慎之后才制定出台的。

    现在发现,拍脑袋就能信口胡说。

    江南,江北是一体的,至少云昭是这么认为的。

    如果皇帝真的听信了江南那些人的话,撤出江北,云昭就敢即刻出兵关中,抢占更多的地盘。

    这是一定的。

    洪承畴就像是一只巨大的黑乌鸦,嘴里从来就说不出什么好消息来。

    云昭知道撤离江北这件事是不可能成功的,只是,这种言论出来之后,那些在辽东,在九边继续作战的人军心就会动摇,同时,供应会变得更加艰难。

    一切都在逐渐变坏,且没有好转的趋势。

    出门的时候,正好遇见王承恩的大队人马离开西安回京。

    云昭就站在路边看着长长的车队,心里很不是滋味。

    巨寇李定国抢劫了明月楼,官府不是全力缉拿巨寇,追回损失的银子,而是率先请求王承恩离开西安回京。

    他们认为,巨寇李定国既然敢劫掠明月楼的银子,那么,他就敢劫掠王承恩抄张云汉家得来的银子。

    全体官员就像送瘟神一样的送走了王承恩……

    云昭知道,这些人在恐惧,在害怕,他们真的很害怕因为一点金银就把李定国这种悍匪真的吸引来西安。

    宁愿让李定国得逞,自己宁愿吃哑巴亏也不敢继续追索。

    所以,除过城门口贴着的李定国的画影图形在被一场大雨浇湿之后,上面的墨画也就变得模糊不清了。

    云昭在城门口停留了很久,回头看了这座宏伟的城池很久,他猛然觉得这座城池很像目前的大明,从砖头缝隙里向外喷吐着沉沉暮气。

    那是一种老人将要死亡前释放出来的气息。

    那是一种野狗吞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后从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气息。

    更是树木枯死,白蚁横生的气息。

    更是盐碱遍地,草木枯朽的气息。

    好在,城外就是蓝田县!!!

    农夫胳膊上搭着的给妻女买的新布搭救了他。

    妇人背后吃着糖人的幼子搭救了他。

    小商贩独轮车里黄澄澄的杏子搭救了他。

    背着书箱匆匆赶路的士子搭救了他。

    当然,还有云杨那颗在日光下熠熠生辉的秃脑壳也搭救了他。

    “走吧,我们回家,这里的待着不舒服。”

    云杨瞅瞅云昭背后的西安城抓抓光头道:“我觉得里面不错啊!”

    云昭狠狠地瞪了云杨一眼道:“少年人戒之在色!”

    云杨嘿嘿一笑就跳上了马车,准备亲自赶车。

    云昭却跳上他的战马,抽一鞭子,战马就“哕哕”的叫着沿着官道狂奔了出去。

    战马跑的很快,急促的马蹄声让道路上的行人匆匆躲避,平日里从不这样做的云昭,这一刻什么都不管了,快马加鞭,恨不得让胯下的战马能带着他飞起来。

    先到的不是云昭,是云杨,这家伙虽然身体很重,可是,一旦骑上马不知怎么的就能通过与战马的配合就变得身轻如燕。

    他探手拉住云昭战马的缰绳,对云昭道:“心情不好是吧?我们去打炮,打上几炮之后我保证你神清气爽。”

    然后,他就牵着战马拐了一个弯就去了炮场。

    云杨装药放炮子,云昭点火,“轰隆隆,”一阵惊天动地的炮响之后,云昭被炮声震的七荤八素摇摇欲坠的。

    不过,坏心情终于被大炮给撵走了。

    “我们不该过这种日子的,如果我的野心小一点,我们兄弟就能聚在一起,白天去学堂,夜晚我们一起做游戏看星星,闲暇之时我们去秦岭里探险,寻找一下传说中的野人。

    哪怕是带着云卷他们挖山药也很好。”

    云杨嘿嘿笑道:“这年头没点野心就没法子活人。”

    云昭抹一把脸上的黑灰咆哮道:“不管我们做了什么,做的有多好,这世道依旧在变坏,一直在变坏。

    你知道我今天听到了什么?

    一群王八蛋居然建议皇帝从京师逃跑,去南京建立新的都城,江北这么大的一片土地,这么多的子民就不要了。”

    “皇帝不会答应吧?”

    云昭抓着云杨的肩膀道:“这是我唯一看得起他朱由检的地方。”

    云杨不解的道:“皇帝不同意不就完了,你干嘛生这么大的气?”

    云昭苦笑道:“你不知道,不明白风起于青萍之末的道理,一个有骨气,有志气的王朝根本就不会说出这话种话。

    一个有骨气的中央王朝哪怕战至一兵一卒,也会用最后的断刃指着敌人说——尔乃蛮夷!

    我之所以迟迟不动手,迟迟没有像李洪基,张秉忠那些一般攻城掠地,就是因为尊敬这个大明王朝。

    我尊敬他不称臣,不纳贡,不割土,不和亲!

    我尊敬朱由检在这般艰难困苦之下依旧不承认狗屁的“满清”,依旧认为他们是不臣之奴!

    我尊敬他明明不是什么天生英主,依旧用自己普通人的智慧一心想要保住任何一寸国土。

    所以,我明明知道他会失败,只是因为尊敬,我按捺住了自己的野心,选择用对这个王朝伤害最小的方式来发展自己的力量,给这个人一个改变世界的机会……或许,我尊敬的不是他,而是他祖上的余烈……”

    云杨静静的等待云昭怒吼完毕,见云昭通红的脸逐渐变得苍白,这才道:“我们现在做的很好。”

    云昭冷冷的看了云杨一眼道:“我今天说的话你要是说出去,我就割掉你的舌头。”

    云杨嘿嘿笑道:“怎么不砍脑袋?”

    “滚!”

    云昭带着满脸的黑灰进了家门,几个家丁仆役想要说话,却被云昭一脸的怒容吓退了。

    所以,他才进中庭,就看见孙传庭背着手站在他的书房外边正看着他。

    “好重的杀气!”孙传庭笑容和煦。

    “我听说江南有人说北方靡费太重,再这么下去,会把江南也拖累死,还说什么不如弃江北保江南才是老成之策。

    宪堂乃是国之重臣,可知这句话出自谁人之口?”

    孙传庭道:“督察院右佥都御史陈洪,四品官!”

    云昭抱拳道:“好,卑职记下了。”

    孙传庭又道:“此人已经被陛下罢官了。”

    云昭道:“他就不该活着,全家!”

    孙传庭淡淡的道:“越俎代庖可不是什么好事。”

    云昭道:“风起于青萍之末的道理宪堂不会不明白,此时若是不能下重手,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人站出来说这件事。

    陈洪确实微不足道,可是,他就是一个棋子,一个被人放出来说话的棋子,这个棋子一定要除掉。”

    孙传庭呵呵笑道:“此事与老夫无涉。”

    云昭怒道:“也与我无涉!”

    孙传庭又道:“应该与我陕西所有官员无涉!”

    云昭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子恶气不断地涌上来,怒吼道:“爷爷就想杀了他全家!!”

    孙传庭瞅瞅四周,见云氏家丁,仆役一个个低着脑袋就无声的笑了一下道:“看来,这里只有我一个外人。”

    “既然如此,这个时候,你连一句心里话都不敢说吗?”云昭鄙夷的瞅着孙传庭。

    孙传庭呵呵笑道:“按理说,只要是在西北为官的人都恨不得吃陈洪的血肉,有一些规矩本官觉得还是应该遵守一下的。”

    “所以你就来找我?”

    “没错,本官苦心孤诣的与贼寇作战,眼见胜利在望,这个时候本官绝不会允许有杂音出现。

    你云氏迟早是要造反的,此时损害北方利益,就是你云氏受损失,你不出手谁出手?”

    云昭皱眉道:“谁说我家要造反?”

    孙传庭指着山谷口高大的城墙道:“私自建造城关,本就是诛九族的大罪你难道不知晓?”

    云昭冷笑道:“这世上私自建造的城关数不胜数。”

    孙传庭点点头道:“所以造反的人才有这么多,杀不胜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