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九章运筹帷幄之中

作者:孑与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国航空小阁老明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司礼监至尊特工无敌妖孽兵王

都市小说网 www.dsxsw.net ,最快更新明天下最新章节!

    第一三九章运筹帷幄之中

    云凤很蠢!

    这是韩陵山对云凤固有的评价!

    事实上,在他眼中,这世上聪明人不多,在他认识的人中被他评价为聪明的人中,一双手就能数的过来。

    徐五想这种人在韩陵山的评价体系中也仅仅是中平之姿而已,所以,云凤被评价为愚蠢就显得没那么侮辱人。

    韩陵山以前靠近云凤唯一的原因就是这个丫头手里总有钱,总有层出不穷的美食。

    所以,他带着一群人愿意捧着云凤,愿意让她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当然,每当出现这种众星捧月的时候,一般都是需要云凤付账,或者云凤手中有一大块美味的足以打动大家伙放弃尊严的美食的时候。

    利用完毕之后就没人愿意跟云凤玩耍了,于是,云凤就必须请大家吃更多的美食,付更大的账单之后,才能继续享受片刻的被人簇拥的荣光。

    不过,有一点韩陵山必须承认,云凤是一个大方人,非常的大方!

    不过呢,她今天的表现完全超出了韩陵山对她的期待!

    这不是云凤,至少不是他认识的云凤!

    他认识的云凤只会仰着自己的方脸用鼻孔看人,更不会对施琅这种长相不是很出色,皮肤黝黑,衣衫不整的落魄男子表现的如此恭顺。

    尤其是她头上的那枚珠钗,价值绝对不菲,估计比云凤所有的首饰加起来都贵重十倍,可就是这种足以让云凤疯狂的东西,她竟然送给了施琅。

    天啊……这得让云凤有多喜欢施琅才能让她做出这样的行为。

    至于,衣衫鞋袜这种东西对云氏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云氏多得是只要看一眼这人的身形就能做出非常合身衣物的巧匠。

    这时候拿出来,会让施琅以为是云凤亲手制作的。

    “包袱里有一只荷包是我亲手做的。”

    云凤说这句话的时候,含羞带怯,真的有那么一丝丝动人。

    施琅闻言,立刻从包袱里捡出来一个荷包。

    荷包的模样很难形容,看样子该是鸳鸯戏水的图案,不过,那两只鸳鸯需要韩陵山发动极高超的想象力才能把它们想成鸳鸯。

    “好丑的鸳鸯啊……”

    韩陵山由衷的感慨一声。

    云凤羞愧的低下头,白皙的脖颈也在一瞬间变成了粉红色。

    施琅瞅着这个丑陋的荷包面不改色,嘴里还不断地说着“很好,不错”一类的客气话,手却极为自然地将这个丑陋的荷包拴在腰带上。

    施琅的行为很大程度上安慰了云凤,她小声道:“我以后会好好学刺绣的。”

    施琅笑道:“不用那么辛苦,贵女就该有贵女的模样,我娶你过来也不是让你来吃苦的,至于刺绣一类的活计,将来多养几个绣娘就成,没必要去吃苦。”

    跟云凤说完话,就再次端起酒杯对韩陵山道:“今日里心情畅快,我们多饮几杯!”

    韩陵山点点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现在,他已经分不清云凤的行为到底是因为爱慕施琅才出现的,还是出自钱多多的教导。

    至少,施琅对云凤非常的满意,

    此时此刻,恐怕在施琅眼中,云凤绝对是一个世上难寻的良配!

    玉山的巨钟敲响九下的时候,云凤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眼中似乎泛着泪花。

    施琅朗声道:“你准备嫁衣吧,待我下次回玉山述职的时候,我们就成亲。”

    云凤嘤咛一声,捂着脸跑了。

    “一个贵女为了我施琅这样一个落魄之辈,即便是装出这幅模样,施琅也感念于心,至少说明,她不觉得下嫁给施琅是一桩亏本买卖。”

    韩陵山点点头道:“云凤本就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子。”

    施琅道:“这就足够了,韩兄,小弟今日请你来,就是想问一下,在下的副将朱雀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韩陵山吃了一口小菜道:“最近甚嚣尘上的一句话‘传庭死而明亡矣’你听说过没有?”

    施琅道:“听书院先生讲述时政的时候听说过。”

    “你的副将朱雀便是此人。”

    “什么——施琅何德何能敢以此人为副将!”施琅大吃一惊。

    韩陵山笑道:“现在你明白县尊对你的期望有多高了吧?

    你以为蓝田县的斩杀郑芝龙就是为了区区一点海贸生意?

    这也太小看我蓝田县了。

    县尊之所以要争夺大海,完全是为了可以有一支强大的舰队可以从海上迅速威逼建奴老巢!

    这么些年以来,建奴不断地进犯我大明,最远深入到了山东,这一战,我大明损失百姓多达百万之众,在建州,我大明百姓为奴为婢过的惨不堪言。

    县尊如果从陆地上进攻建奴,一来路途遥远,粮草供应困难,二者,大明朝廷也不允许我蓝田县进军建奴,即便是我们击败了建奴,大明朝廷也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攻击我们。

    所以,以舰队走海路,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我向县尊保证过,有你施琅在,我们必定能击败投靠建奴的朝鲜水师,也必定能在渤海湾对建奴的老巢形成压迫,让他们不敢轻易进犯中原。

    待日后我蓝田大军横扫辽东之时,水陆并进,定能将建奴杀个人仰马翻!

    我们是一群复仇者,所以,你的旗舰名曰——精卫!”

    施琅单手捏碎酒杯慨然道:“活到今日,方才寻找到志同道合者!”

    云昭很晚才回家。

    见钱多多跟冯英两人正在一张地图上嘀嘀咕咕的商量着什么,就凑过去瞅了一眼,发现她们竟然在看海图。

    钱多多见丈夫回来了,就拉他过来一起看,用手指点着一个不大的海岛道:“韩秀芬说这座岛上有椰子。”

    云昭看了一眼她手指的地方笑道:“这里靠近爪哇,只要是海岛基本上都会有椰子。”

    “韩秀芬说椰子水很好喝。”

    云昭眨巴一下眼睛道:“这东西不值钱,如果让他们送过来靡费太大,不太好。”

    冯英笑道:“我们没有想喝椰子水,就是想知道韩秀芬说在这座岛上人们不用干活也能吃饱肚子的事情,夫君,这世上真的有不劳而获的事情吗?”

    云昭叹口气道:“还真有,那里不但有椰子,还有数不尽的香蕉,还有一种叫做木薯的东西长得遍地都是,甚至,那里的野生稻子都够那里的人吃的。

    最过份的是,那里的泥土里含有大量的锡矿,在矿脉上挖一篮子锡矿,拿火烧一下就能出现锡块。

    蓝田的锡器大多来自云南,有多贵你们也是知道的。

    用锡制作的器皿有““盛水水清甜,盛酒酒香醇,储茶味不变,插花花长久”的好处,所以价比白银。

    而这座岛上一年四季全都是夏季,岛上的人连衣服都懒得穿,就披上一些树叶遮丑。

    所以呢,人家的衣食住行完全不用自己劳作,堪称洞天福地。”

    钱多多瞪大了眼睛道:“韩秀芬为什么不把这块地方拿下来?”

    云昭叹口气道:“韩秀芬之所以给你们写信说那里的状况,是不是想要你们支持她在南洋扩展地盘?”

    冯英连忙道:“在白帝城的时候,我想给百姓们找一点食物都难如登天,他们倒好,守着这么好的一块地方不知道珍惜,整天无所事事的睡懒觉。

    懒人就不配拥有好地方!”

    云昭瞅瞅两个贪财的老婆,用左手点点海图道:“你从地图上看马六甲距离这座岛只有两寸远,实际上,他们要在海上漂十余天才能抵达这座岛。

    而这座岛上不仅仅有野人,还有西班牙人,荷兰人,甚至英国人也到了这里,韩秀芬想要这座岛,恐怕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的。

    如果韩秀芬想要给我们弄到这座岛,基本上,人类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就要开始了。

    我以为,我们的实力还不够,等施琅的舰队真正可以纵横大明海疆的时候,就该是我们向外拓展的时候了。

    你们应该放心,现在的荷兰人,西班牙人,英国人正在屠杀那些野人。

    做这样的事情并不符合我们中华人的道德标准。

    所以,我们可以等这些西方强盗们把那些岛屿清理出来,我们再以解放者的姿态进入,再对野人们有限度的好一点,就能在这些岛屿上长久留下来。

    我想,也不用太好,只要比那些西方强盗们好就成,毕竟,那些人正在做杀戮野人,驱逐野人,奴役野人的事情。

    我们是中华上国,我们要提高自己的道德标准,让我们的行为成为引领这个世界前进的最高准则。”

    冯英皱眉道:“我们有这么高的道德标准吗?”

    云昭搂抱住冯英,在她丰隆的臀部拍一下道:“你在蜀中做的事情本身就是一种很高尚的行为。”

    冯英转过身单手掐住钱多多的脖子道:“你抓我干什么?”

    钱多多愤怒的道:“夫君拍得,我就抓不得?”

    云昭把两人分开,继续指着海图道:“这个世界很大,其中海洋的面积最大,这种岛屿并非绝无仅有,只要我们的船肯多出海,总会有所发现。

    有一个人曾经说过——财富来自于海上,危险同样来自于海上,我很认同这句话,因此,海洋事物,是我们在蓝田县的优先事物。

    现在,我们投入的每一个银元,都将带给我们千百倍的回报。

    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事情交给专门的人才,然后,我们慢慢地等,回报就会像海浪一般扑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