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章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作者:孑与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大国航空小阁老明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司礼监至尊特工无敌妖孽兵王

都市小说网 www.dsxsw.net ,最快更新明天下最新章节!

    第一四九章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顾炎武,黄宗羲的到来,彻底颠覆了冒辟疆,方以智,陈贞慧三人对蓝田县的认知。

    如果江南之地还有什么人可以让这三人真正服气的人,这两人无疑都在名单上。

    可是,这两人到来之后,就只顾着跟卢象升讨要酒菜,口口声声说什么玉山书院的猪食实在是吃的够够的。

    卢象升明显早有准备,他的妻子带着小儿子将一桌江南风味的家宴摆好之后,就下去了,将场面留给屋子里的六个人。

    顾炎武,黄宗羲表现的很是无礼,把卢象升的家当做自己家一般,不等主人招呼他们就拿起起筷子迅速的吃喝起来,还不耐烦的敲着桌子让冒辟疆他们快快倒酒。

    吃喝一阵后,顾炎武放下手中的筷子问卢象升:“听说县尊正在布武海上?”

    卢象升笑道:“远洋舰队已经扼守在了马六甲,新近布置的海上力量就是为了将近海与远海连接好,大明昔日在南洋的宣慰司也将全面开启。”

    黄宗羲笑道:“如今已经到了瓜分世界的地步了,我大明万万不可落后于人。”

    顾炎武冷笑一声道:“落后了又能如何,只要我们可以迎头赶上,再从那些番人夺回来就是。倒是云昭此人心胸狭窄,被一些繁文缛节束缚住了手脚。

    依我看,蓝田应该尽起大军荡平天下,早早结束这乱世。”

    冒辟疆闻言不虞的道:“区区关中,就能在短时间里荡平天下?”

    顾炎武对冒辟疆的话不理不睬,继续对卢象升道:“蓝田县如今偏重使用书院派,建斗兄乃是我等这些被书院派称之为旧文人的领袖,万万不可被书院派牵着鼻子走。”

    卢象升慢慢喝了一杯酒道:“君子群而不党,才是君子真面目。”

    顾炎武连连摆手道:“不不不,一派独大,这不是云昭那头野猪精要的,他深知权力的要义,没有约束的权力就是一头洪水猛兽,他必须给这头洪水猛兽套上枷锁。”

    黄宗羲摇头道:“不不,如果刻意的形成两派,党争必不可免,唐时的牛李党争,再到北宋的权力倾轧,再到大明朝堂的血肉斗争,都是前车之鉴。”

    顾炎武大笑道:“太冲兄太小看云昭这头野猪精了,现如今的蓝田,已经分成了明显的三派人物,以建斗兄为首的所谓旧文人,以玉山书院为首的新文人,你们万万不可小看以蓝田贼为首的皇族。

    云昭与我们见过的所有掌权者都有很大的不同,那就是他对权力并没有一种病态的眷恋,而是真的要给我们这个苦难的大明世界立一个规矩。

    他要做的是万世法祖,而不仅仅是一个皇帝。

    太冲兄说唐时牛李党争,说起王安石,说起大明首辅制度,这些看似都失败了。

    可是,你们都忽视了这些事件背后的积极意义。”

    方以智在一边道:“除过祸国殃民,我实在是想不出这些事件有什么积极意义。”

    卢象升冲着方以智道:“闭上你嘴,长辈说话的时候不要多嘴。”

    黄宗羲道:“如果云昭要这样做,那就必须将军队,立法,司法从党争中摘除出来,否则就会步牛李党争的后尘。”

    顾炎武皱眉道:“云昭应该没有这么简单,我甚至觉得他有更深层的变革在里面,建斗兄可能解开某家的疑惑?”

    卢象升道:“云昭做事,向来有润物细无声的效果,不到水落石出,我们看不出效果。

    就拿这一次的疫情防治来看,他下达了《沐身令》《净衣令》《灭鼠,杀虫令》以及最后颁布的《遮面令》,我们这些人都看不清其中的道理。

    直到韩陵山亲自向我们解说之后,才明白其中的大道理。

    直到今日,河南,河北,山西,山东以及京畿道的疫情还如火如荼的时候,我蓝田县只有寥寥几人发病,哪怕是渑池这等无法严密封锁的地方,发病的人数也不算多,且有逐渐消退的意思。

    于此同时,被李洪基占据的洛阳城里,每日运出来的死尸成百上千,那里已经快要变成鬼蜮了。

    老夫也专门询问过,其余地方的疫情,结果也不妙,塞上蓝田城也封闭了,也执行了同样的禁令,结果要好得多。

    这就是云昭的神奇之处,他总能想出一些看似简单的法子来解决最难解决的问题。

    去年的时候,云昭还下达了《限田令》,这更是出乎了老夫的预料之外。

    这道命令看似蛮横,却进一步安定了关中的百姓。

    从此之后,关中领地,再无田亩超过千亩之家,可是,真正被没收的田亩数量并不多,更多的大家族不得不将家中的田亩拆分,不得不分家。

    本应该最难以对付的大家族,在这一刻,脆弱的大家族在内因外患之下分崩离析,一道《限田令》甚至起到了《推恩令》所不能及效果。

    因此,老夫以为,我们应该给予云昭更大程度的信任,老夫相信,只要云昭没有变的昏聩,他的建议就该执行……”

    冒辟疆,方以智,陈贞慧三人跪坐在案几边上,一边伺候三位大佬喝酒吃菜,一边听他们讲述一些他们听不懂的事情。

    实在忍不住的冒辟疆拱手道:“云昭面对的最大问题难道不该是朝廷,李洪基,张秉忠这些人吗?”

    黄宗羲笑道:“只有你们这些困在江南一隅的人才这么认为。”

    方以智道:“难道说这天下已经铁定属于云氏不成?”

    顾炎武道:“你应该说属于关中人才是,从今往后,这天下就要换关中人来统治了。”

    陈贞慧道:“关中偏安一隅,还要面对大明过百万的大军,以及数百万的贼寇,他们凭什么?”

    卢象升怜悯的看着这三个年轻人,叹口气道:“你们对天下大势一无所知……”

    冒辟疆艰难的摇摇头道:“这天下人怎么能够屈从于盗贼之手!”

    顾炎武晒然一笑,端起酒杯瞅着冒辟疆三人道:“这个世道啊,盗贼在救天下,正人君子们在祸害天下,某家现在终于明白云昭为何要按兵不动了。”

    黄宗羲拱手道:“愿闻其详。”

    顾炎武指指冒辟疆三人道:“云昭在等待李洪基,张秉忠把他们这种人全部杀光之后,他才会接受一个白茫茫干净的大地。”

    冒辟疆三人神色大变……

    卢象升道:“该做一些转变了,否则,大浪一起,你们将尽为鱼鳖!”

    四月的草原依旧春寒料峭。

    李定国坐在一张铺开的羊毛地毯上,全神贯注的烧烤着手里的羊腿。

    张国凤手里拿着单筒望远镜正瞅着地平线。

    一队队轻骑兵在枯黄的草原上纵马奔驰,在远处,还有蒙古牧人正拉着马头琴唱着一首关于成吉思汗的歌谣。

    这些牧人都是随军的蒙古牧人。

    李定国不喜欢带着沉重的辎重到处跑,他觉得蒙古人供应粮草的法子很不错,就勉为其难的使用了。

    这明显是不符合蓝田军规的,所以,他花了很大的精力才说服军务司那些脑袋里只有一根筋的家伙们,同意他试验一下。

    就目前来看,喝马奶,吃乳酪跟风干肉,偶尔杀羊羊补充一下,对于战斗力没有影响。

    好处就是大军能够跑的更远。

    坏处就是需要携带更多的牧人才成,毕竟,他这支大军,不仅仅有战斗人员,还有数量超过战斗人员的辅助人员。

    这里土地贫瘠,只有干草,很少有树,李定国现在已经可以很熟练的用干牛粪来烤羊肉了。

    不过,张国凤是不肯吃的,相比这些带着牛粪味道的烤羊肉,他更喜欢吃一点面食,或者米。

    现在的大军正在干跑马圈地的活,所以,他们每天都很忙碌,不但要通过劫掠将零散的牧人撵走,还需要杀人来宣告谁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草原行军对炮车很不利,我想不通,你为什么一定要带着炮车到处乱跑呢?”

    张国凤放下手中的望远镜,见李定国正在撕咬羊腿,小心的向外边挪挪身子。

    “你要习惯,以后火炮就是我们的一部分,任何时候都要携带,我们要习惯,将士们也要习惯,我们不但要火力凶猛,还要快捷的速度。

    云昭的胃口很大,他不会满足目前这点土地的,封狼居胥可能都不是他的最终目的,所以呢,我们要做好往天边跑的准备。

    现在行军一定会遇到很多问题,这都是在给以后打基础。”

    李定国见张国凤没有吃肉的意思,回答了一下,就继续啃咬羊腿。

    “你说,我们要这片荒原做什么?”

    张国凤吐掉嘴里的尘土又问道。

    李定国道:“关中人口已经快要到一千万了,土地早就不够用。

    等我们一统大明之后呢,百姓们也就有好日子过了,百姓们有了好日子之后,就会跟老鼠一样的繁衍。

    到时候就需要更多的土地,这么简单的问题你干嘛还要问我?

    我记得玉山书院的学子们好像讨论过这件事。

    关中的婆娘很能生啊,自从吃饱肚子之后,没事就生娃,跟我们一般大的家伙们,哪一个不是有两三个娃?

    一辈子下来岂不是要生十个,八个?

    就大明那点土地哪里够用啊!

    不趁着现在我们比较强多占领一些土地,等别人把土地都占光了,我们再去抢就很难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