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章 少帅,你老婆飞升了3

作者:二谦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快穿女配冷静点问道章国服男神娶回家灵气逼人系统求卸载:快穿男神有毒快穿攻略:黑化BOSS,极致宠逍遥小僵尸快穿通缉令:黑化系统别惹火

都市小说网 www.dsxsw.net ,最快更新女战神的黑包群最新章节!

    放下这么皮的想法,东姝又整理了一会儿记忆。

    可惜,并没有什么卵用。

    原主大部分的想法,都是:是我没用,是我生不出孩子,所以孟郎才会不回家,才会另外娶别的女人,才会……

    东姝:……

    闭嘴吧,不要想了。

    东姝放下这些想法,把原主的妆台整理了一下。

    妆台上全是各种古色古香的护肤膏或是油脂之类的东西,还有头油。

    东姝闻了一下……

    脑子差点炸了。

    极为浓郁的檀香。

    香是好香,就是这个味道太厚重了。

    比较适合成熟一些的妇人,像是原主这样20出头的小年轻,用这种味道,有点压不住,又带不起来的感觉。

    其它的一些香膏或是胭脂,也是差不多的香气。

    都是这种厚重的香。

    如今民国初年,西洋的东西涌入,其实很多西方的护肤品也不是不可以用。

    可是原主没有。

    原主算是封建礼教下的产物,规矩,守旧,骨子里的想法,是新时代年轻人最不屑一顾的。

    身上还穿着暗色的袄裙。

    不看脸,只看裙子的话……

    说是四十岁都有人信。

    十分厚重的墨绿色,上面绣着时代的大花。

    墨绿色本来就挑人,而且还压人,一般的年纪姑娘,年轻媳妇,其实很难挑起来这个颜色。

    可是原主为了端庄成熟,大部分的衣服都是这种厚重的颜色。

    东姝按了按头,然后才抬起来去看眼前的梳妆镜。

    因为病着,所以原主最近几日,不曾化过妆容,面色带着几分白,不过容颜姣好,脸形很小,显得整个人也十分娇小。

    可能是因为病着,所以把衣服显得十分宽大。

    虽然这种旧式袄裙,本身就比较宽大厚实。

    不过此时照镜子看一下,原主最近半个月,因为生病,还是瘦了不少。

    如今这裙子已经不仅仅是显得宽松的问题了,而是显得有些不合体了。

    不过东姝对于容貌,只是匆匆一瞥,更多的还是在看……

    头上的字符。

    ……

    一个省略号。

    经历了上个世界的玄幻之后,东姝如今看到省略号还有些亲切。

    有的时候,符号比字更容易让人解读。

    虽然容易解读错了方向。

    不过原主和孟子荆的事情,东姝有历史轨迹,所以大约可以猜出来。

    原主大概就是炮灰,或是悲剧的意思吧。

    所以,这个省略号,多半就是无语。

    看过了妆台,也看到了长相身形,还有头上的字符,东姝又把报纸放回去,然后回床上躺着。

    原主的床头位置,有一个小小的机关。

    算是一个暗箱。

    打开之后,是原主的一个首饰盒子。

    里面是……

    原主的全部家当,或者说是孟家在滋城的全部家当。

    早年孟老爷子吸食大烟,家里的铺子能卖的都卖出去了。

    所以,家里如今没有这种收益的资产。

    而且原主一个妇人,便是有也不太能守得住。

    所以,家里没有铺子,没有什么田地庄园。

    原主的生活,就是每个月,孟子荆从陌城汇回来的10块钱。

    这10块钱,还需要支付一下小莲的月钱1块8毛,还有家里另一位管家孟伯的2块2毛钱。

    两个佣人的月钱每个月4块,剩下的就是家里的开销。

    再加上孟子荆走之前,还给原主留了200块钱,原主还有不少的首饰之类的。

    最近两年,孟子荆不回来,家里的开支也越发的节省了。

    所以,零零散散的,原主也攒了近400块钱,当然还有一些首饰不算。

    民国初年的物价还是很低的。

    一块钱就可以买三个人一月吃的鸡蛋,换算成其它的,也是足够了。

    有些简单的三口之家,一年的费用,可能就是50块钱左右。

    所以,原主一年120块钱,就算是去掉了佣人的月钱,还是剩下不少。

    再加上,原主是封建守旧的妇人,丈夫离家之后,为了不招惹是非也不出门交际,或是逛街。

    偶尔做衣服之类的,也是请了人回家量了尺寸,做好了送回来。

    开销不大,所以省下不少。

    不过对于东姝来说,这些钱还是不太多。

    而且原主的这些衣服,也确实该换一换了。

    袄裙太费劲,行动不便,还是小洋装,或是西装衣裤,穿起来方便一些。

    哗!

    就在东姝整理原主财产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哗的一声。

    然后就是小莲紧张的跑了进来,声音都抖成了筛子:“不,不好了,夫人,头,头子来了!”

    小莲进来之后,便直接瘫坐在地上。

    东姝不明所以,还反应了一会儿。

    然后才反应过来。

    小莲说的是滋城的军阀头子来了。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头子,滋城虽然远离战事中心,但是也有不少人蠢蠢欲动,想要割据一方,所以不少人通过一些外面的手段,弄回来一些武器,便可以组织一个简单的武装,然后割地为阀。

    这些人,不是为了守护国家,或是守护地方百姓而建,而是为了……

    搜刮民财。

    这种败类,哪个时代都有。

    趁着国难,大发国难财的,什么时候都不是稀奇事儿。

    人性这种东西,最是经不起考验。

    所以,东姝并不会觉得意外。

    从前的话,这些地方小军阀,考虑到这是孟子荆的老宅,里面住的又是孟子荆的妻子轻易不敢动。

    可是如今却不好说……

    毕竟孟子荆另娶了。

    东姝迅速起身,一把将小莲拉了起来,走到外厅的桌前,喝了两杯水,尽可能的补足一点体力。

    然后找了一个小皮包,把妆台上的首饰全部收好,接着往身上一系。

    “走。”留在这里,明显的不安全。

    如今能想的办法,自然是离开。

    就是可惜了,这处宅子,不能直接卖掉换成钱。

    不过生死关头,想太多钱就容易把命搭进去。

    东姝拉着已经吓得发不出声音的小莲向外走。

    结果刚走了几步,便听到熟悉的声音。

    这个声音之所以熟悉,是因为原主记忆里有。

    家里的管家,孟伯。

    “七爷,这边,这边,夫人最近病着,身体也不好,一直在后院躺着呢,你们控制住人,我知道夫人的钱在哪里,估计得有好几百银圆呢。”孟伯的声音带着几分谄媚,小莲一脸的不敢相信,看了看东姝,又听着外间靠近的脚步声。

    想叫,可是却叫不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